馄饨

【all杏】关于宣传册照片

文名是谎言。
一个辣鸡的放飞自我。
慎入。
现在走来得及。

1.天祥院英智
英智和杏的合照选在一间教堂内。

教堂内空无一人,唯有飞鸟震翅略过,不留下丝毫痕迹。
牧师面无表情的站在台上,拿着两颗戒指,祷告词三言两语就结束了。
潦草的字迹,未刮的胡子,荒谬的婚礼。

天空是阴沉的墨蓝色,风有点大,扬起细碎的砂,朦胧了百米处的海岸线。

杏手中捧着一束即将枯萎的白玫瑰。
玫瑰梗上的刺划破了薄而柔的手套,刺入肉里。
像是吸收了血液的养分,虽然花瓣枯萎,但叶子却依旧诡异的翠绿。

白色的欧式婚纱拖在地上,裙尾破碎肮脏。
繁复的花纹和伪水晶不能给它带来什么婚纱所有的浪漫感,反而更像是囚服。
浅金色的花边有些黯淡,呈现出一种压抑的颜色。

杏用黑纱蒙住脸,眼角用胭脂点上了一点红痣。
眼角泛红,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又隐匿在面纱之下。
棕发散乱的披在身后,随着身体的轻微抖动而摇晃着,阳光撒在上面,呈现出一种不健康的浅黄色。

天祥院用带着执事手套的左手挑起杏的下巴,露出与平日无二的笑容。
他的金色太过耀眼,他的湛蓝太过深邃,杏闭上眼睛,不愿面对这一切。

华丽整洁的王子服衬出了他的气质。
王冠微斜,摆出一个刺眼的角度。
正好可以反射阳光的角度。

教堂五彩玻璃折射阳光散发出的光打在两人身上。
而他的光似乎比她更加明亮一分。
终究,两个人的相差太大。

高贵的王子和落魄的公主,没有任何可能性。
一切只不过是临场做戏。
谁知道彼此的面具下藏了什么?

《哀鸣的婚礼》

“辛苦了杏,这次主题的难度很大呢,居然可以完成的这么出色,真不愧是你呢。”
“天祥院前辈过奖了。”
“不过倒是想和杏举办一场真正的婚礼呢~”
“?”
“哈,没什么。”

童话是童话,现实是现实。
既然在童话内你是悲伤的百灵,那就在现实中做自由的夜莺吧。

—天祥院篇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哇我写了什么垃圾东西?
♪我果然是个垃圾。
最近严重文力不足。
♪只是日常闹内幻想而已。
♪我真的是杏推。
♪错字肯定一堆。
♪欢迎私信嫌弃。
♪会有后续。
♪你好,我是馄饨,欢迎来找我扩列。
♪QQ:2724543160【努力高产的咸鱼馄饨】

评论(6)

热度(124)